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迹原创 > 都市现言 > 重生之山野农家 > 233 外公撑腰

重生之山野农家 233 外公撑腰

作者:金鹅屏凤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1-11-25 11:40:57 来源:顶点小说

关于贺家和衡省江知府家的恩怨,两天后的中午才有更详细的资料送来,游蕊正好在,也看了看,其实并没有什么复杂的。

就是贺家有双面绣的技艺,招人觊觎了,贺童的母亲比较渴望官太太的生活,在江知府的人去接触之后,没有犹豫多久便趁着贺童父亲生病时,打包钱财和贺家的一本绣谱跑了。

她跑没多久,娘家那边的人以不见女儿为由,将贺童父亲告上了公堂。

自此以后,贺家江河日下,贺童父亲本就风寒,再加上刑罚和焦急,不过半年就死在了衡省的大牢中。

更因为跑关系想把贺父捞出来,贺家一直的积攒也挥霍个差不多,后来贺家老夫人支撑不住倒下,他们家只有借钱度日,被江栋那边打过招呼的高利贷缠上,终至一家人死的死散的散。

贺童的妹妹和小姑甘愿卖身青楼,才给他赎出个自由身,江栋听到贺家唯一的男丁没有被彻底踩在泥里,深有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之忧,叫家里的管家联系好几波混子围堵他。

也因此,贺童才知道他母亲的所在,也知道了一直在幕后打压他家的是何人。

隐忍**年,一朝翻身还是不能如何江知府的贺童,在这边的逮捕江家一家的命令下来后,就迫不及待地去报仇。

游蕊看完,满是唏嘘,就是不知道江家要双面绣有什么用。

宿岩指了指下面的纸张,提醒道:“还有呢。”

游蕊这才发现桌子上还落了一张,上面都是调查的江家几个外嫁女儿的情况,其中江家嫡出的大小姐嫁的是南方仕林中最为有名的朱坤长子,而江大小姐最为江南百姓称道的,就是一手超绝的双面绣。

“朱坤是谁呀?”游蕊看不到对朱坤的解释,便问宿岩。

宿岩先给她把筷子塞到手里,道:“不要耽误吃饭。”

“那时候三王之乱还没发生,朱家和方家并称,代表了儒林两种和而不同的流派,堪称文坛盟主,南朱北方,在当时是很有名的。江栋这个知府位置,到现在已经做了十多年,把长女嫁到朱家,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是他高攀了,也就很容易明白他费劲心机嫁女到朱家的目的。”

“他想更进一步,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三王之乱起了,反而是我出头了,朱家为表示反抗,召回族中在朝为官的男儿,”说到这儿宿岩不屑地笑了些,“他们可能觉得能拨乱反正,没想到我这位置是越做越稳,如今的朱家早已远不如当时手段比较温和的方家。”

游蕊抓住了他的手,听他提起的往事越多,就越明白当初有多不容易,宿岩看了媳妇一眼,笑道:“老婆这是心疼为夫了?不如今晚在床上多疼疼。”

哐一下,游蕊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宿岩立刻伸手捂腿,皱着眉长嘶气。

游蕊看他不像装的,不由担心道:“真踢疼了?我没用多少力气啊。”

说着就要蹲下来提他裤脚,宿岩手一伸把人抱在怀里,笑道:“吓唬吓唬你,快吃饭,咱们还得睡会儿午觉。”

有时候都不睡午觉的人这么积极是为了什么?游蕊不用问都知道。

不过这一打岔让她也忘了江家的事,昨晚上她就想替江家女眷求情,也不仅仅是为江家的女眷,中午又没提成。

中午只睡了一刻钟就得爬起来去上班的游蕊,到车上才想起来,宿岩今天中午不会是故意捣乱,就是看出来她想给那些犯官女眷求情吧。

游蕊知道宿岩的意思,作为那些犯官的家眷,当初是享受了民脂民膏的,同受刑罚理所应当,而且昨晚他也说了,如此株连,就是为了震慑效果,让一些官员在出格时能想到一人犯罪是全家受戮的结局,而能有所收敛。

像是被江栋搞到家破人亡的贺家,两女尽入青楼,暗卫的上报有她们的结局,贺家小姑容貌一般,进青楼之后就是最下等的那种妓女,一天最少要接十几个客人,两年时间就死于花柳。

贺童的妹妹因为当时年纪还小,被青楼好好培养了一番,虽说学的是琴棋书画,但也没少受一些不见伤痕的磋磨,十三岁就挂了牌,可能才情不算敏捷,没有被培养成花魁,不过半年就也沦为普通妓女。

而江家的女眷,这个时候凭什么就高贵了?她们要是能无罪释放,贺童和他妹妹,以及枉死的小姑,怨气该如何平?

站在贺童的立场上,的确是这样,但其实江家女眷就算被无罪释放了,一些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鸟,能侥幸逃过大厦倾覆之难,又能好过到哪里去?

或许是没有经过贺家的难,游蕊始终觉得只要把罪魁祸首处理了就好,没必要牵连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不过目前看宿岩的态度,是不可能同意开这个头的。

成亲以来,她要什么宿岩还没有不同意的呢,但今天这事游蕊除了有些遗憾,倒也不生气,毕竟她考虑地没有宿岩全面,或者说她的考虑只是每一个在红旗下长大的人都有的人道主义。

到了妇幼院,游蕊换上衣服,第一个去看的就是柳若芬。

阳光明亮的病房内,柳若芬正靠在软枕上,小心翼翼地看着靠在她胸前的小婴儿,在游蕊眼中那个害怕生孩子不想生孩子的女孩子,似乎已经留在昨日,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母性光辉甚至有些耀眼。

游蕊突然想到很小的时候听妈妈说过的一句话,就算是一个坏女孩,也会是一个很温柔的母亲。

游蕊的脚步声惊动了柳若芬,她抬起头,笑道:“游大夫,您来了”,低头看了看胸前的小婴儿,“我都不知道小孩子原来这么小的。”

柳若芬手术中损伤大,游蕊前两天都没让把孩子抱来给她看,今天才跟护士说柳若芬要是想看孩子,可以抱来一会儿。

走到床边,游蕊笑道:“孩子长得快,刚生出来那会儿比现在还小呢。你给他哺乳了吗?”

柳若芬脸色微红,点头道:“喂了,不过有些疼。”

游蕊说道:“虽然我觉得母乳喂养对母亲和孩子都好,但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可以让孩子继续吃乳母的奶。”

反正有这个条件,而且张家送来的两个乳母都不错。

柳若芬摇了下头,道:“我想先自己喂两年,等他们大一点再换乳母。”

“也行,”游蕊点点头,又跟柳若芬说了会儿她家小二的情况,才去其他房间开始查房。

柳若芬术后需要静养,她这间房便只有她自己,其他病房则不然了,一个房间最少都要住五个孕妇,生过的和没生的,凑在一起说话,热闹得像是菜市场。

游蕊一来,她们还都热情地打招呼,一个昨晚发动今早上才生的,因为是个儿子,孩子就在妇人怀里抱着,她婆婆高兴地拿着红鸡蛋往游蕊手里塞,一直在感谢。

“我昨天晚上不在,是我们这里的李稳婆给接生的,”游蕊只拿了一个,笑道:“我拿一个就够了,还有,这里人多口杂,你们最好把孩子送到婴儿房。那里我们又增加了十几个耐心温柔的小护士,也都培训过,会把孩子照顾好的。”

这妇人的婆婆脸上笑容就没下来,直点头道:“知道,我们先给李奶奶拿的鸡蛋,但要是没您,咱家的孩子也不能在这里好好的落地儿。您多拿几个。”

说着一把抓三个又递给游蕊,抱着孩子的媳妇道:“游大夫您放心,我们一会儿就出院了,不会让吵到孩子的。”

游蕊点点头,无奈地在兜里装几个红鸡蛋,赶紧逃开去给这间病房内另外两个待产的检查。

等她走后,这些妇人的话题就都落在了游蕊身上。

一个说:“游大夫这个人对咱们孕妇和孩子可好了,听说前些天,有个男人就在这里给她媳妇一巴掌,游大夫正好碰见,可把他好一通说,说得那男人差点把头埋地里。”

“跟我们说的那些护理方法,也挺有用,要不是游大夫说,我都不知道以往好些做法是不好的。”

“哎,你们见过游大夫的男人没?”

有见过的立刻兴奋道:“见过见过,可英俊了,跟天上走下来的男人似的,对咱们游大夫也好。”

刚从隔壁病房出来的游蕊,听到这两句话,那种自己还在妇产科的感觉越发明显,病人们都是这样喜欢关系大夫的家庭状况。

之前在妇产科的时候,虽然见的单身男不多,但要给她介绍对象的大妈也不少。

笑着摇了摇头,游蕊继续查房。

等查完房,已经是两刻钟过去了,然而刚到办公室,还没洗好手,吴萍就脚步匆匆地走进来,说道:“李氏妇幼院的秦大夫来了,说找您有急事。”

秦大夫就是李大夫的妻子,她靠着跟丈夫学的妇科医术,这段时间把李氏妇幼院经营得也像模像样。

游蕊一直想着跟她们家开个交流会,却因为七忙八忙没有成行,说起交流会,还有外公组织的杏园会呢,就在这两天吧?

游蕊翻开自己的记事本,发现没有错过,松了口气,拿上听诊器就和吴萍一起来到一楼。

虽然还没有来得及跟李氏交流,但消毒和纱布包扎伤口的基本知识,游蕊已经让冯花去跟他们说过,还给她们送了一坛酒精两瓶自制的消炎药水。

游蕊刚一露面,大厅里坐着的秦大夫就站起身来,跟游蕊朝门外指了指,示意在外面说。

八月份午后的太阳不那么浓烈,空气中还带着秋意上来的凉爽感,游蕊走到来回踱步的秦大夫身边,问道:“您有什么事?”

秦大夫四下看了看,把游蕊往旁边拉了拉,才压低声音道:“我们接了一个患有梅毒的孕妇。”

游蕊瞬间变了脸色,这个年代,花柳病是很可怕的一个病症,没有青霉素,几乎没有治愈的希望。

“你们怎么敢?”就是游蕊,遇见这样的孕妇也要躲的,但是话出口她就知道,要是真有这样的病人上门,她恐怕也没有别的选择。

秦大夫也是懊恼,“一开始是我们那儿的护士接的,今天我给她把脉,才看出来,这一问,那妇人就哭,跪下来求我救命,我能把人赶出去吗?”

游蕊说道:“既然接了,只能尽力治,不过你们做好防护,应该就没事。”

“可她骨盆窄小,要是生,大出血的几率很大,我就是来问问你,能不能剖腹产的。”

游蕊觉得有寒意从后背爬上来,她资历还浅,这种有性病的手术她只见过一次,当时是主任亲自做的,每个参与人员都把全身做了防卫。

在现在这种条件,根本是不敢想的。

插在口袋里的双手冰凉,游蕊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然而只要她还要做妇产大夫,这样的事情早晚要遇到。

秦大夫道:“你要是觉得为难,就算了。”

游蕊迟疑了一会儿,道:“我先跟你去看看产妇吧。”

如果有可能,还是让产妇顺产好,实在不行,她让人赶制出一批橡胶手套来,再让二哥的玻璃厂坊给做些护目镜。

而且梅毒也不是不治之症,没必要这么害怕。

可游蕊还是忍不住想到宿岩,就根本不敢去冒一分险。

李氏妇幼院远不如游氏妇幼院大,她们到时,里面等着的妇人却并不少。

游蕊她们已经先打开市场,现在的京城内外的妇人都很认妇幼院这三个字。

病人被单独安排在一个病房,房门一开她就不安地看过来。

秦大夫觉得自己这事儿做的不地道,但她实在没有办法,对病人道:“余家的,这就是我说的可能救你的大夫。”

余家的马上就跪在地上,向游蕊砰砰磕头,哽咽道:“我已经活够了,只求您能救救我的孩子。”

游蕊心酸,看她也不像是青楼女子,那么患上这个病,很可能就是丈夫不检点,蹲下身想要扶她起来,对方立刻往后一缩。

看了游蕊一眼,余家的说道:“您不用扶,我自己起来。”

坐下来之后,她说道:“要不是为了孩子,我不会出来害人的。”

想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游蕊什么都说不出来,只道:“既然你还顾着孩子,就让我检查一下吧。”

十几分钟后,游蕊和秦大夫一起走出来,此时秦大夫看游蕊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敬佩,就是她刚才给这余家的检查,也是隔着布的。

“我比不上你,”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女子,秦大夫如此说道。

游蕊苦笑,道:“产妇的胎位还是很正的,只是她目前的情况,也不能自然生,且孩子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她已经到了预产期,我让人单独找个地方,准备好了就把人转移过去吧。”

烫手山芋终于扔了出去,秦大夫狠狠松一口气,施礼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游蕊摆摆手,回到妇幼院之后,用酒精洗过手,也不接待病人了,让周霞去道歉,今天拿到号的,明天再来不用排队,免诊费。

收拾好,游蕊便乘上马车,直接去金鹅庐找外公。

奚老爷子正在收拾药材,听到外孙媳妇的来意,倒是没有变色,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花柳病他没见过上百也见过几十了。

“带着花柳病,是不能生孩子的,”老爷子把药盒递给游蕊,让她捡着,在旁边的躺椅上坐下来,“以前我经手治过不少,斟酌了不少药方,都没治好的。”

游蕊说道:“那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丈夫染了那种病,还非要在她怀孕的时候强迫她,孩子可能没事。我都知道了,要是不救,心里会一直记着。”

“咱们是当大夫的,就是治病救人的嘛,”奚老爷子给自己点了一斗烟,吸了两口才道:“你得保护好自个。”

看来外公也很为难。

不过游蕊还是要向他老人家讨主意的,“您能不能先看看病人,给她开一些不妨碍的药服着。”

“这个容易,”奚老爷子说道,“我还有一种配方的药水,专门抗这个病气的,你也拿走,煮出来,看过那病人就洗洗。”

于是把药材收拾好,奚老爷子便跟游蕊进了城,天色已黑,他还是去李氏看了看余家的,把脉之后就开下一个药方子,对前后陪着的秦大夫道:“先给病人喝着,吃的上也注意些,明天我们安排好地方,就来把病人接走。”

秦大夫没想到这位备受赵老大夫推崇的游大夫,竟然是游大夫的外公,此前是见他进出过游氏,但真没想到是这样的关系。

秦大夫面红耳赤,她丈夫还想跟赵老大夫学医,自己今天办这事儿,会不会传到赵老大夫耳中?

只要防备得当,梅毒也没什么。

秦大夫说道:“不好安排地方的话,还在我们这里也行。”

奚老爷子抬手止住了她的话头,“这里进出的产妇居多,若是被人看出端倪,只怕会生乱子,你们只要今晚好好照顾病人就是。”

说完,就喊了游蕊一声,离开了李氏妇幼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